需要全社会发力才行

2020-06-11 05:15

热心公益的社会大众,在历经了几次网上转账求助的事件后,对正规公益众筹平台接受度越来越高。民政部在去年8月就公示了首批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遴选结果,腾讯公益、蚂蚁金服、京东公益、轻松筹等十三家平台入围,这些平台在项目审核、信息透明、资金用途等环节相对而言更有保障。遴选结果公示之后,各入选平台也加强了宣传力度,让更多的社会群众意识到使用规范平台的重要性。

票销售额达到2064.92亿元,这还只是社会公益资金的一部分。由此可见,公益众筹平台虽有普及苗头,但在获资能力上依然只能是传统公益的补充。要想提高公益众筹的效力,还要不断促进行业规范发展、深入人心,成为社会标配的救助工具。

2016年8月民政部就已经制定了准入规则并指定了首批13家慈善组织互联网募捐信息平台,但现在在从事公益众筹的平台远远不止13家。因为缺乏明确的法律管制,一些小平台跟风入局。但作为后来者的小平台,在平台资质与传播声量均无法与权威平台匹敌时,往往会选择大平台进行捆绑传播,从名字到界面、机制几乎全盘照搬,做得跟大平台一模一样,鱼目混珠实现获客。如有不当操作,用户其实难以辨别平台身份,反而会归咎给知名度更高的大平台,甚至是对整个公益众筹行业失去信心。

类似轻松筹平台这样的公益众筹正在普及,有望成为一种新的主流公益力量,帮助需要被帮助的人,这值得期待,也值得肯定。但是,即便轻松筹发展的相当规范与势头良好,公益众筹依然还是一个新生儿,需要呵护和成长。要让公益众筹发挥更大作用就必须规范行业,而这并不是靠政府监管这样的单一手段可以实现的,需要全社会发力才行,所以,政府监管需要进一步完善,并且在信息互通层面需要多个机构参与,用户也要有正确的互联网公益理念。

从行业角度来看,用户支持公益众筹的意愿也越来越强烈,整个行业还在高速增长之中。以轻松筹为例,2015年全年,平台上的个人救助项目为2.3465万个,总支持379万余人次,筹款金额超过1.875亿元;到了2016年,仅上半年平台上便发起个人救助项目多达4.5万余个,总支持1087万余人次,筹款总额超过4.5亿元。项目数、支持人次和筹款金额都在高速增长。

然而,公益众筹筹得的资金与众多的参与人群却不成正比。根据盈灿咨询《2017年2月众筹行业报告》,本月全国众筹行业共成功筹资13.06亿元,公益众筹总筹资金额远远低于奖励众筹和股权众筹,仅为0.43亿元,占比仅为3.3%。并且,公益众筹资金对于社会公益资金缺口只能说是九牛一毛。我查了一下,2016年福利

免责声明: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近日人民日报发布刊文《网络众筹爱心助病患的同时,不够规范等问题也饱受质疑》,就公益众筹行业发展现状做出客观报道。一方面肯定了轻松筹众筹平台在大病救助方面的积极贡献,是对政府和慈善救助的有益补充。另一方面,报道也指出了当前整个公益众筹行业亟待规范的一些乱象。

众筹概念风靡中国已有三年,不过过去人们对于众筹的理解更多是我支持你并得到回报。而公益众筹并不对支持者提供回馈,即便是如此,公益众筹依旧快速崛起,用户接受度之高出乎许多人的预料。但不可忽视的是,公益众筹行业眼下依然还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

行业问题之所以屡禁不绝,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当前大病救助模式本身的局限。《慈善法》对机构的募捐行为进行了明确的规定,而个人的求助行为还未出台明确的规范来约束。且公益众筹平台现在只能拿到部分用户征信信息和核实项目必须的信息,如何确保项目真实性还要不断摸索。

点进去求助项目之后可以看到病情描述、证明文件,还有官方审核通过的标志,如果想要帮助她就可以直接通过微信支付支持项目。这些链接来自于轻松筹这样的公益众筹平台,在朋友圈和微信群出现已不止一次,身边的朋友们也说经常会收到这些转发,这些现象表明公益众筹正在爆发。

国内首家社交众筹平台轻松筹,2016年其个人救助板块共帮助了13.8万个家庭度过难关,现几乎已成为大病救助平台的代名词。对于用户而言,基于社交网络的二度人脉关系的求助项目,有熟人的背书可信度更高,拥有社交优势和流量入口的大平台,使用度高就理所当然。而这些都传达出:与社交结合的公益众筹正在日益普及,成为社会公益的重要补充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