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20元的活

2020-06-11 05:15

昨天上午,媒体记者在中华门地铁站北面两个出口处看到,确实有不少人在吆喝拉客。“你到那边去帮忙喊,能弄一点是一点。”一位身材消瘦的男子吩咐一个矮个男子。方穅称,这些人,就是白天来收钱的人。

中华门地铁站一共有三个出口:北面的1、2号出口通向应天大街高架桥下,南面的3号出口通向雨花西路。

司机:每个月都得交几百元保护费

而在地铁口拉客的一群人,并非是车主,而是骑着电动车或小摩托车的男子。一旦拉到客,这些人就会把乘客带到附近的车上,让他们在车上等待。一般一辆车上坐了4个人后,车子就发动了。

遇类似遭遇请报警

记者观察发现,在这里拉客的黑车分为两种:一种是跑南京到马鞍山的线路,以私家车和马鞍山牌照的出租车为主,俗称“马的”;另一种是跑高淳和溧水线的,也是出租车和私家车为主。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上一位在黑车司机中号召力很强的一位司机,以想要加入黑车队伍为由,询问需要交多少钱。他称,晚上跑,有交400到500不等的,具体要问一个叫“黄毛”的人。而据方穅透露,这个“黄毛”就是向晚班司机收钱的社会人员。

长期在中华门地区拉客的“黑车”司机方穅(化名),主要跑马鞍山到南京的线路。

方穅称,那一伙人还在黑车司机中间选出了正副两个队长。平时由这两个队长帮忙收钱后,再交给那伙人。而平时每发车一次,收20元的活,则由他们自己收。

中华门地铁站出口,招揽乘客的男子。徐洋 摄

警方:将加强巡逻

无论是南京到马鞍山线路,还是到高淳和溧水,载客价格都为25元。这样算下来,一天两个来回,一次载客4人,毛收入400块,除油钱和过路费,还能赚个将近200块。可实际上并非如此,一部分钱得交给帮忙吆喝拉客的,说白了就是保护费。

除了每月交的300或400元“保护费”,在地铁1号和2号口载客,每辆车载满客出发前,还得交20元,才能走。要是不交钱,就有一个人坐到车上,不给走。“我们虽然是跑黑车,但至少是把你拉到地头了才要钱,而且是明码标价,自愿乘坐,他们那一群人,说白了就是社会上的混混,我们惹不起,只能交钱。”方穅说。

跑马鞍山、高淳和溧水的黑车扎堆

近日来,媒体报道了南京中华门地铁站附近,黑车生意兴隆,司机拉客忙。昨日,有“黑车”司机报料,称在中华门地铁站附近,有一群专门敲诈勒索“黑车”司机的人,要求后者想在地铁站附近载客,得按月交纳300到400元不等的保护费。而在地铁站1号和2号口,每拉一趟客,还得另交20元。

昨天下午,媒体记者在中华门地铁站,跟多名“黑车”司机交流,提到“保护费”问题,他们基本都默认。另有人透露,这伙人是打着有跑马鞍山到南京客运资质的公司名义,向他们收钱,理由是,黑车抢了正规线路客车的生意,所以要收钱,算是维护秩序。

“政府打击黑车,我不好说什么,但我希望政府在打击黑车的同时,也加强打击这些敲诈勒索的人。”方穅说,这伙人一个月能从黑车司机身上弄走10万元,因为在那里拉客的黑车至少50辆。

接了生意,出发前还得交钱

昨日上午10点多,媒体记者来到地铁站,发现3个出口处附近,都停着非南京本地的出租车以及南京和安徽牌照的轿车、商务车等。只要有人从地铁站出来,拉客的喊声就不绝于耳。

“为了能长期在地铁站做生意,我们谁也不敢得罪他们。”方穅说。

“有人帮忙吆喝拉客,本来是好事,可我们都不愿意让那群人帮忙拉客,因为他们金口一开就要钱。”方穅称,白天拉客的每个月交300元,晚上才跑的,要交400元,因为晚上带一个客人的价格比白天贵5块。

记者将这些情况,反映给中华门派出所。派出所一值班民警称,虽然这些车子是非法营运,但强收保护费的行为非常恶劣。一旦有类似报警,警方将严厉打击。今后,他们会在这一带进一步加大巡逻力度。同时,民警建议司机,一旦遭遇类似情况,请第一时间报警,警方会依法查处。

方穅称,在附近一带载客的黑车司机分两种,一种是白天跑的,还有一种是傍晚开始才跑的。而在吆喝拉客的背后,有另一条利益链,除了黑车司机,还有一群人靠这些黑车弄钱,那就是一群社会闲散人员。